兰亭会系列


乘物游心,超然物外,如王羲之在《兰亭集序》中所说:


“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

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将至。”


这也是古人为何对文房之物重视异常的原因,

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,此乃为人之标准,亦是择物的态度。

三造集器具雅物营造文人空间,可习文、可办公、可会客,

案上烟云,浮生半世。

陋室铭系列


唐代诗人刘禹锡被贬安徽后,

曾住在一件只能容得下一床、一桌、一椅的小屋里,

他却笑言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。

而在此之前,他亦是仕途多舛,但也让他得以游历大江南北,寄情山水。

他所做的《西山兰若试茶歌》把茶的

采、制、煮、看、尝、闻及其功效都描述得生动形象,跃然纸上,

同时,也是历史上首次对绿茶炒青工艺的记录。


“骤雨松声入鼎来,白云满碗花徘徊。”


三造“陋室铭”禅茶空间以简单、质朴、安静为理念,

一间茶室,一盏清茗,伴岁月静好。

随园宴系列


食髓知味


乾隆才子袁枚平生九大爱好,第一是“吃饭”,而读书则排最后。

他被人称为被“通天老狐,醉辄露尾”,

生性潇洒,唯对吃的尤其讲究。

《随园食单》是他四十年美食经验大成,

写蔬饭烹饪,亦是文人大雅。

三造以袁枚饮食之制,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宴请之礼,

让食器及空间“盖聚物之夭美,以养吾之老饕”。

七贤吟系列


魏晋之际,一群隐于山林的逸士,才情纵横,狂放不羁。

虽然世事浮沉,他们却超然物外,谈玄清议、吟咏唱和、纵酒昏酣。

后世称之为“竹林七贤”,而其中又以阮籍、嵇康最为独特。

二人皆爱抚琴,阮籍的《酒狂》,嵇康的《广陵散》传唱千古。


“夜中不能寐,起坐弹鸣琴。薄帷鉴明月,清风吹我襟。

孤鸿号外野,翔鸟鸣北林。徘徊将何见,忧思独伤心。”


他们身不逢时,但得遇知音,亦不枉此生。

琴者,心也;音者,药也。

可见古人对琴之推崇,而对琴室的营造法也有诸多著述。

三造在此基础上,结合现代空间美学,

助琴声,观天地,酬知音,

让琴与人的真性情在此发挥极致。